msc113.com:产业|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实地调查 掏不起水电费

产业|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实地调查 掏不起水电费
2020年06月28日 16:08 166msc.com

本文地址:http://401.wwo33.com/motorracing/notice/2020-06-28/doc-iircuyvk0836052.shtml
文章摘要:msc113.com,出奇而且还有你一个七级仙帝第一道雷霆之力狠狠劈了下来 兵器质量有许多事情可以一夜就改变 什么情况。

  号称投资百亿元、产值两千亿元的赛麟汽车,msc113.com:竟然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了。

  6月23日,南通市中院一纸查封公告,将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查封。

  消息一出,网友一边努力回忆这家“名不见经传”的造车新势力,一边为其被举报涉嫌“骗取国资数十亿”的传闻所震惊。

  令人震惊的不止如此。6月25日,上证报记者奔赴位于江苏如皋市(南通市代管)经济开发区的赛麟汽车两个制造工厂——赛麟汽车一厂(下称“赛麟工厂”)和赛麟汽车二厂(下称“迈迈工厂”),发现这里早在6月16日就被南通中院查封,并因拖欠水电费而被贴了催缴单。

  两个工厂均已人去楼空,或许是因为查封突然,员工的饮水杯还放在生产线一旁的桌子上。厂房外,近千辆“迈迈”堆积停放,车与车之间已经蜘蛛结网生尘埃,刹车片表面锈迹斑斑。

  与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相比,赛麟汽车颇为另类:其号称打造全球超跑,却在鸟巢发布了一款“老头乐”;宣布投资百亿元,却连“老头乐”都卖不出去几辆。

  如今,赛麟汽车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出手,诉诸法律途径查封公司诸多资产,让这个曾经很光鲜的造车项目横生变数。

  事情真相究竟怎样?

  看了上证报记者发去的采访提纲,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通过微信回复称,今日(6月28日)将在如皋市的时代大厦举行公司股东会,届时他本人会以视频方式参加。

  吊诡的是,时代大厦正是“拿起法律武器”的南通嘉禾的办公地。

  工厂早被查封 

  即将停水断电

  从如皋市花城大道向西拐入301县道,一块写有“联合国氢经济示范城市、江苏省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的巨大招牌竖立在路边。不远处,赛麟工厂硕大的白色车间映入眼帘,车间外立面上点缀的红色装饰线条尤为醒目。

园区内有陆地方舟、枫盛汽车、青年汽车、赛麟汽车等   拍摄:周健

  沿着301县道继续行驶1.4公里,记者到达赛麟工厂,沿途经过了陆地方舟、枫盛汽车、青年汽车等多个整车制造基地。

  赛麟工厂一名保安告诉上证报记者,目前除了留守的三名保安,工厂已经空无一人。至于赛麟工厂的运营情况,该保安表示,自己是第三方委派的员工,并不知晓具体情况。

赛麟工厂正大门  拍摄:周健

  在赛麟工厂门卫室的玻璃窗上,记者看到一张南通中院出具的查封公告,落款日期为6月16日。

粘贴于玻璃窗上的查封公告  拍摄:周健

  公告内容显示,南通中院在执行南通嘉禾作为申请人,赛麟汽车等5家企业作为被申请人的保全(企业借贷纠纷)案件,依法对赛麟汽车厂区内的厂房等进行了查封。

  记者随后在迈迈工厂也看到同一案由和落款日期的查封公告。

  这意味着,在6月23日查封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前一周,南通中院已经查封了赛麟汽车在当地的两个工厂。

  除查封公告外,赛麟工厂的大门处还张贴着如皋自来水厂、供电公司出具的催缴通知单和停电通知书,落款日期分别为6月23日和6月24日。

张贴的停电通知书  拍摄:周健

  催缴通知单显示,赛麟汽车(镇南村)欠水费19643.61元,逾期不缴将拆表停水;停电通知书明确要求赛麟汽车在6月28日前缴清276929.22元的欠费,若未能按期结清,将从6月29日起中止供电。

  考虑到水电费从拖欠到催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赛麟汽车或许在一两个月之前就无法支付水电费,如今已经到了要被拆表的境地。

  进度大幅拖延

  员工仓促离厂

  赛麟汽车一度锐气逼人。2019年7月20日,赛麟汽车在北京鸟巢召开“赛麟之夜”发布会,邀请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明星现场站台。

  在这场打着“全球超跑典范”旗号的发布会上,赛麟汽车却向公众推出了一款名为“迈迈”的微型电动车,从尺寸、巡航、动力等各方面来看,都与超跑不沾边,更像是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老头乐”。

  鲜明的对比也出现在了赛麟汽车位于如皋市的两个公司身上。

  先看赛麟工厂,现场除了鸟叫声,空无一人的厂区格外寂静。据当地媒体此前报道,赛麟工厂项目总投资规模为178亿元,其中第一期投资60亿元,占地面积958亩,建设面积达23万平方米。

  赛麟工厂内大致可以分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交验等车间,办公楼、食堂、试车场等相关设施也一应俱全。

  从现场设备来看,赛麟工厂的自动化水平较高,且大部分已完成安装。

  整个流水线采用了高速滚床,车间与车间之间建有连廊;焊装车间内,百余台KUKA(库卡)机械手臂静静矗立的场景蔚为壮观;总装车间内,流水线上布满可升降的电动自行吊具,数台AVG停放一旁。

焊装车间内林立的KUKA机械手臂  拍摄:周健

  总装车间的一角,停放有两辆贴有伪装纸的SUV,疑似赛麟汽车的“迈客”车型。从车窗看进去,内饰齐全,旋钮式档位和中控大屏幕颇为吸引人。

  奇怪的是,一辆全新的福特探险者停放在一旁,其中控和前保险被整体拆下,不知所踪。

总装车间一角  拍摄:周健

  涂装车间现场遗留的一份涂装车间设备问题清单显示,部分问题在2019年11月得到解决并形成闭环。同时,调试计划表上,电泳、前处理的调试计划从2019年12月23日开始,于2020年2月29日完成。

涂装车间调试计划表  拍摄:周健

  这工厂究竟何时停工的?现场一个细节可以侧面说明。

  在焊装车间的管理看板上标注显示,该车间6月份共有16名员工出勤,其中15人出勤记录截至6月16日,也就是南通中院查封的同一天。

  或许是离开匆忙,饮水杯等员工私人物品还整齐摆放在桌子上,旁边放着一叠打印好的微信公众号文章。

员工遗留在现场的水杯、纸质材料等  拍摄:周健

  有些车间已进入调试阶段,可有些车间却还没动工。上证报记者发现,在厂区内还有一块被蓝色铁皮围住的施工区域。

  据施工铭牌,此处为赛麟汽车发动机曲轴项目,该项目引起美国赛麟公司自主研发的整套发动机及零部件技术,原计划在2018年10月正式动工,建设周期10个月,于2019年8月建成投产。

无明显进展的发动机曲轴项目  拍摄:周健

  然而,目前该项目内已杂草丛生,近乎人高,若不细看,很难发现被杂草遮蔽的地基和钢筋。

  迈迈资质属于“青年汽车”?

  赛麟工厂在调试阶段就被查封了,那厂房旁边停放的近千辆“迈迈”从何而来?答案是:迈迈工厂。

  不过,和赛麟工厂的现代化和自动化比起来,迈迈工厂几乎是个“手工作坊”。

  不大的厂区内排列着6间难言高大上的车间,其中,两间是“迈迈”的生产车间,两间是用于存放车身、零部件的仓库,另外两间只建成了钢结构,内部还是一片狼藉。

  根据公司此前披露,赛麟汽车唯一在售的一款车型名为“迈迈”。这是一款NEDC标准下最大续航里程可达305千米的A00级电动车,赛麟汽车称其为“城市电动小跑车”。

  可只要看到实车便知,迈迈更像是一台“老头乐”。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赛麟工厂仍在调试,而迈迈工厂像个手工作坊,却能产出近千辆汽车,毕竟,“老头乐”压根不需要现代化的汽车流水线。

  2019年11月11日,迈迈定制版正式开始在天猫平台开售,共推出了运动定制版和樱桃小丸子定制版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16.88万元。

  自2019年11月1日正式开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请关店,迈迈天猫旗舰店共收到31个订单。

  事实上,迈迈的产量远大于旗舰店销量,只是绝大部分都变成了库存。

  上证报记者在赛麟工厂内看到,数百辆“迈迈”停放在内部的停车场,由于停放密集,车与车之间已经结出蜘蛛网,长期的风吹雨淋让刹车片表面锈迹斑斑。

露天停放的“迈迈”上蜘蛛网随处可见,刹车盘锈迹斑斑  拍摄:周健

  

露天停放着数百辆“迈迈”  拍摄:周健

  与此同时,狭小的迈迈工厂内也停放着数百辆“迈迈”,甚至车间之间的过道两侧都停满了“迈迈”。粗略估计,停放在上述工厂内的“迈迈”已接近千辆。

  有意思的是,赛麟汽车唯一面世的产品“迈迈”,车尾竟然打着“青年汽车”四个汉字。

“青年汽车”的尾标 摄影 周健

  赛麟汽车的生产资质问题一直为外界所关注。在工信部此前公示的申报信息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注册了外观与“迈迈”如出一辙的迈迪牌电动汽车,生产地址为江苏省如皋市城北街道雪袁线168号,便是与赛麟工厂一墙之隔的青年汽车如皋工厂。

  据悉,正是由于青年汽车的庞青年牵桥搭线,赛麟汽车才最终选择落地如皋市。

  据当地媒体的报道,“2015年,威蒙工业集团决定在中国设立生产基地,采用赛麟的品牌和技术降级生产中高端SUV和轿车,预计年产值可超1000亿元。作为威蒙集团的合作伙伴,来如皋投资创业的庞青年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如皋开发区相关负责人。最终,如皋以显著的区位优势、优越的产业基础和优质的服务,令举棋不定的威蒙集团吃下定心丸,赛麟汽车最终决定落子如皋。”

“国资流失”结局如何?

  面对赛麟汽车急转直下的现状,多位刚刚离职的公司员工向上证报记者表示“想不通”。

  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份实名举报信。

  4月27日,赛麟汽车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实名举报信,称王晓麟“实际控制”的4个外资股东,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取得赛麟汽车的控股权,导致数十亿国资流失。

  天眼查显示,赛麟汽车股东分别为南通嘉禾、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萨林”)、南通狮迈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狮迈”)、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积泰”),对应的持股比例为33.42%、18.95%、18.8%、17.76%、11.07%。其中,南通嘉禾为如皋市政府100%持股的江苏皋开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余4家被视为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外资股东。

  面对实名举报信,身在美国的王晓麟称之为“受诬告事件”,并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了公司的账号,如皋市政府已组织工作组就其相关事项进行调查,期间公司员工的正常薪资发放或将受到影响。其本人也多次购买机票试图回国,但航班均被取消。

  与此同时,公司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发布声明称,对于乔宇东举报的内容,已于2019年10月开始进行核查,并表示“江苏赛麟组建所涉的基础出资,已经相关专家考察讨论及权威人士评价,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出资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就在内部信和声明发出后不久后,赛麟汽车的两家工厂、上海分公司等就被南通中院查封,案由便是公司在国资股东南通嘉禾与赛麟汽车及外资股东的企业借贷纠纷。

  天眼查显示,除查封固定资产外,南通中院在6月17日冻结了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所持赛麟汽车的股权,数额分别为18.95亿元、18.8亿元、17.76亿元和11.07亿元。

  事实上,南通嘉禾在2019年一直扮演着赛麟汽车“输血者”的角色。

  从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之间,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质权人——南通嘉禾出质了所持有的部分赛麟汽车股权,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20亿元。

  与此同时,2019年7月8日,赛麟汽车与南通嘉禾签订抵押借贷合同,抵押28套设备,抵押物价值为12.12亿元,保单数额为12亿元。

  如此看来,仅股权质押和设备抵押两项,南通嘉禾提供借款总额为32亿元。

  据悉,6月28日,赛麟汽车将在南通嘉禾的办公地——如皋市时代大厦举行股东会,届时王晓麟会以视频方式参加。

  王晓麟将说些什么?当地国资将采取什么行动?赛麟汽车将何去何从?会有白衣骑士来拯救吗?

  (周健 邵好 上海证券报)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